我对荒川爱的深沉

维克托你绝对心动了吧心动,哈哈哈哈  我们家勇利小天使,猪鼻子出来了哦😂

祖宗和太爷爷在一起锻出来的,老祖宗当了几天的近侍也没飘花  我哭了我真的哭了哦

欧气爆发后还是没有爷爷的我

爷爷我已经不爱你了不爱你了不爱你了  重要的话说三遍,你一直不来,我本命变成髭切了  新人入手将近两个月  入手太爷爷和小乌丸纪念😂@

别说了   我爷爷还没来家里

爷爷美

婶婶是人妻(2)

   接上(1). 
   改设定,无爱情,温馨向,主羁绊线。
 
   在月夜里,黑压压的一群人形付丧神跪在那里不出声是很可怕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出于对小孩子的爱护,我一时失控的叫出了声。

   我不由得走近了几步,却没敢靠近伸手碰在前面的那几个孩子,狐之助告诫的话我没忘,但是为了钱,在这里呆两年再卸任也是可以的。看起来年纪较小的刀剑们已经站起身,后面三三两两的也站了起来,天太黑导致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您就是新来的主上吗?”一个戴着黑色眼罩的付丧神走到了我的面前,他是一个非常健壮的男人,走近了,给人一种压迫感。

   “实在是太失礼了,因为本丸的付丧神们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到来,所以自作主张的在这里等您。现在已经很晚了,请让我烛台切光忠带您去审神者的房间。”

   我看了看这一群人,觉得这大晚上跟他们自我介绍的话也有些不太好。于是我点了点头,微笑着对他们说明天在仔细的了解一下彼此吧,就跟着那个付丧神走了。

   我的房间在二楼,门外正对着池塘和小桥,是一块风景很好的地方,那位带我来的付丧神已经退下了。我的房间已经点上了一盏油灯,摇曳不停的灯芯滋啦滋啦的响着,不禁觉得有些诡异,房间里已经铺好床,我想了想还是想不出什么所以然。索性摊开被子,翻身睡觉。
  

真是中了刀剑们的毒了

       最近不是看mmd就是狂呆游戏里,也会看看同人漫文什么的,看了那么多,感觉略有点怪怪的,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看言情向的,在我心中,刀剑们和审神者的羁绊是由被召唤被带回者与他即将要服从的主君的关系。也就算幕僚,能提出意见自己出阵的小将军,带着一队二队三对金蛋蛋就能无所畏惧的那种感觉。
     请听一个婶婶的牢骚,我倒是觉得,活了几百上千年的刀剑纵然历史悠久,但是被召唤了,出来时他们还只是个有着人类躯体,会说话的婴儿罢了,物似主人型,有些无主甚至杜撰出来的刀剑们的性格也是有不同变化的,如烛台切黄忠,他常年陪伴主人,以至于性格也会学着前主,如家务做饭,一期一振与三日月宗近曾被一对夫妻配以防身,宁姬是平安时代贵族女性的典型象征,所以三日月宗近潜移默化,性格随和优雅,一期一振乃天下一振,王者之刀,在游戏里也是笔直端正的一副王子样,虽然我觉得更像军人。其他有些我不清楚,有些说出来也比较费时间,但是刀剑们像是逐一反应了那个时代的历史,回忆,回溯历史乃重罪,修改历史惹检非。
     刀剑们回忆的沙漏一点点灌满,与此同时,另一边会清空,天平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相等的,他们会倾斜。甚至,会倒塌。沉重的历史教会化作人形的刀剑们思想,考虑,而爱情,本身对于冷兵器是不存在的一种东西。他们会效忠,会干活,那只是因为你是主君,是领导者。若是不想干的人让他们干活他们会愿意吗?
   还记得有人将碎刀语音传到网上吗?我不怎么清楚什么,但是碎刀的语音我是听了,我听不出感情,有种刀剑们松一口气,终于结束了的释然,由此看来,刀剑们并不是真的乐意化作人形来到这里。
  好  ,字打不下去了,累,瞎说就到这里😂

也许是星座问题?

感觉到手的孩子们我很珍惜很珍惜,也有本丸不容二剑的决心,对天下五剑执着淡去,无所谓了,可是真的真的真的!
  清光和被被好可爱!大舌头舔舔舔😍

心疼

昨天冲太猛了,上了八十五层全员轻伤加狐球中伤,可是孩子们都是小天使,一天都没红脸,我昨天特别心疼,回来赶紧手入喂了丸子后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今天除了煅刀和日常坚决不下一百层,小天使们今天好好休息!

事到如今 翻车了

婶婶快入职一个月了,狐球带队,然后我发现  他出阵和带回鸣狐的次数成正比啊啊啊,狐球你是有多喜欢同类!😂